彭尧网 > {volist name="catinfo" id="vo"}{if $vo.id == $data.cid} 时事

李瑾诗集《黄昏,闭上了眼》出版

时间:2019-11-22 15:15:02 作者:匿名

近日,诗人李进的新作《黄昏,闭上眼睛》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诗集》秉承“从古典到诗歌艺术,从日常生活到诗歌”的宗旨,深入时代、当下和内心深处。它在创造意境、感动人心的同时,也通过锻炼诗歌的“问题意识”来发展“生命问题”。

《黄昏,闭上眼睛》是我的第三本诗集。和前两个一样,它仍然是一年来世界对地铁的不安和对地下地面漂浮的观察的结果。“李进在他的文章《诗是免费的吗?

“一方面,他将现代诗歌与各种文学体裁相结合,创作戏剧、日记、书信、年表、回忆录等文体,拓展了现代诗歌的叙事和抒情空间。另一方面,他借鉴经典、历史、古典小说、散文等经典和名篇,将古典资源融入新诗的内在要素和外在修辞。值得注意的是,李进的“古典”和“日常”作品都是一种矩阵,他真正表达的是时代、现在和它在他心中留下的深刻印记。特别是,作为一名词作者,李进拒绝使用晦涩难懂的词语和形象。在创造意境和感动人心的同时,他习惯于锻炼“问题意识”和发起“生活问题”。”作家兼诗人安歌指出。

李进是山东沂南的历史博士。他的作品经常发表在《人民文学》、《诗歌杂志》、《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报刊杂志上,并入选各种选集。他曾获东丽文学奖、杜丽诗歌奖、2018中国诗歌网十大诗人和2018西部都市报十大诗人。他出版了诗集《人的驿站》和《孤岛》、故事选集《李村找你的地衣》、评论选集《纸不剪》、儿童文学作品《没有武器如何生活》、学术作品《没有绅士——论语释义》。

(附件是李进的文章“诗是自由的吗?”和安歌的文章“在日常生活中发现诗意美”)

诗歌是免费的吗

李文毅·金

"新诗是免费的。"因为这句话提供了诗人所需要的最重要的精神地图,所以它成了他们灵魂中的乌托邦。然而,当新诗被视为彼岸时,很少有人讨论“格言”指的是什么,以及诗人在什么程度上使用了充满激情和令人怀疑的词“自由”。

如果霍尔德林所说的“如果没有诗歌,我说,他们甚至永远不会成为一个哲学国家”能够成立,那么新诗无疑是诗人确立自己身份的标准。当在起源意义上谈论新诗时,人们必须放弃古诗词/传统,古诗词/传统是押韵语言的集合,充满压抑和克制,在表达上束缚诗人的身体。这首新诗奔放,能吞下太阳和月亮。当诗人唱“我是一只狗”时,它和新诗是一样的。它们都是自由的象征。

对中国文明史的回顾表明,如果古代诗歌不是批判性的,它们就不会有《诗经》和《杜甫》。没有自我发现,就没有离骚和李白。当我们看到古诗一直处于道德形而上学的历史语境中——这是一种自我意志认知的偏见——我们是否清楚地看到新诗也在“象征化”的过程中?

批评古诗在价值/精神层面上不自由是站不住脚的,也很难证明其形式上的否定是正当的。一般来说,我们说古诗是有分寸的和严格的,这是不公平的。就古诗而言,它总是通过格律形式和自由形式之间的联系发展起来的。即使五定律、七定律、五独特和七独特,它也注意一、三、五不分和各种难韵、辅音、元音和多模态音节。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李白、杜甫和白居易等伟大诗人最受欢迎的代表作大多是以古语和乐府为主导的自由风格。保罗·塞拉指出:“诗歌不是永恒的,事实上,它需要永恒,它寻求、穿越和把握时代——它穿越而不是跳过。”这些高调的时代精神歌手总是追求生活的体验,而不是语言的声音,同时保持他们对思想和艺术的敬畏:诗人从来不是诗人或奴隶。当然,将新诗与自由联系起来首先是指形式的创新。在这里,不妨引用胡适的讲话,他在《谈新诗——过去八年的一件大事》中指出:“我经常说,文学革命运动,不管是古代的还是现代的,中国的还是外国的,很可能是从“文学形式”的一方面出发,而且很可能首先要求语言风格等方面的解放。三百年前,当拉丁语被欧洲民族语言文学所取代时,它是语言和写作的一次伟大解放。18世纪和19世纪法国对俄罗斯和英国华兹华斯的叫嚣所倡导的文学改革是诗歌语言的解放。近几十年来西方诗歌的革命是语言和风格的解放。这一次,中国文学的革命运动也要求语言、文字和风格的解放。新文学的语言是口语化的,新文学的风格是自由的,不受规章制度的约束。乍一看,这一方面都是“写作形式”的问题,并不重要。但是我不知道形式和内容是密切相关的。形式上的限制阻碍了精神的自由发展和良好内容的充分表达。如果你想有新的内容和新的精神,你必须打破束缚精神的枷锁。因此,近年来的中国新诗运动可以说是“诗风的大解放”。然而,这位未来转向古诗创作的启蒙大师也反映道:“李先生在谈到我的白话诗时,认为‘我没能摆脱古典风格’。这种流言蜚语是最难得到的。去年初夏和初秋写白话诗时,我的强项是文言文,而不是一个字。......后来突然改变了目的,认为文言文中有许多词可以输入白话诗。因此,今年写的诗经常不避开文言文。对于新诗与古诗之间的纠葛,梁戴宗的总结最为透彻:“像历史上所有文艺运动一样,我们主张在新诗结束时把这一运动视为一场革命,也就是说,一种破坏和解体。因此,新诗的推出和当时的理论或口号——所谓“建立清晰的大众社会文学”和所谓“说你要说的话”,不仅是反旧诗,也是反诗。这不仅是为了洗刷和废除旧诗和旧体的弊端,也是为了彻底误解和抹杀所有纯诗和永久诗的真正要素。"

我只想再次强调以下论点:诗歌是自由的,自古以来就是如此。“形式”问题不是诗歌的终极问题。退一步说,即使新诗比古诗更自由,也意味着计程被完全抛弃。五四运动后,许多诗人试图将古诗和新诗嫁接在一起,以实现引人注目的诗歌“新形式主义”,但最终以失败告终。毕竟,新诗是西学东渐的产物。当新诗突破古诗词中所谓的形式主义时,无论它如何传播,都无法将诗人的个体灵魂转化为大众的灵魂。这导致了一个悖论。新诗在流行和娱乐化之后,已经变得越来越小,不能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她已经失去了中心地位。我们可以测试现代诗人能背诵几首古诗词,但是谁能背诵自己甚至别人的作品呢?新诗已经成为一种私人的文字游戏,尽管作家们认为它是精神上的。

由此造成的困境是,评判新歌变成了一项不可能的任务。今天,能写三到五行的诗人是诗人。报纸和杂志上发表的一些歌曲是大师级的。树枝成了新诗的唯一规定。每个人都对这首新诗怀有一套认知和理解,自满并拒绝以自由的名义进行评判。在此基础上,在消除了对形式主义的误解后,诗人对“诗是自由的”这一价值的追求已沦为随心所欲的写作自由。

我们停下来。《黄昏,闭上眼睛》是我的第三本诗集。和前两个一样,它仍然是过去一年“在地铁里感受世界的不安,在地下观察地上的浮动”的产物。多亏了许多朋友、亲戚、老师和朋友的关心,诗歌可以出版,诗集也可以出版。感恩将被铭记在心,名字将不再从普通习俗中出现。

在日常生活中寻找诗意美

文怡·安歌

新诗百年和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迎来了对诗歌这一“最高文学成就”和“最高语言成就”的一轮审视和反思。什么是诗歌,为什么诗歌成为文学界的焦点。然而,无论如何讨论,诗歌“保持了中国文化的神圣思想”(林语堂)。对个人来说,“总是个人对自己的质疑和对世界的观察”(谢有顺)。所谓“感受情境,表达心声,表达情感,运用技巧”的诗歌,作为一种对生命的诗意表达和书写,是探索生命价值的利器,也是观察社会的镜子。《黄昏,闭上眼睛》是诗人李进面对当下精心创作的作品,立足于生活,植根于日常生活。这本诗集的出版进一步表明,通过语言建立的精神世界是我们表达生活感受、感情和感情的诗意栖居地。

李进的诗歌创作始终具有一种充满人文气息和个性特征的“新意识”。这种“新意识”表现为赋予一些看似平凡的事物以诗意,通过日常“事物”反思自己和世界,进而建立“古典中的诗性艺术,日常生活中的诗性”的诗歌模式。林语堂曾经说过:“中国特色的写作天才善于收缩、暗示、联想、浓缩和集中。”在诗歌实践中,李进非常注重从当下和琐碎中发现和提炼朴素的美,从而表现出艺术家热爱和享受生活的态度。李进作品中的“淳朴之美”包括三个维度。

一是时代。众所周知,诗歌是时代进步的号角,它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格和特征,也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氛围。换句话说,诗歌是人类思维和社会现实融合的最直接的精神产物。我们能否贯彻“诗是生命的表达”这一命题,不仅是现实主义倡导的标准和方向,也是诗人“写什么”、“如何写”的创作态度问题。李进的主要特点是通过诗歌参与和现实参与直接面对时代。他生命内核的秘密部分,通过诗人的个人精神,实现了与社会和时代的有效沟通和持续同步。诗人也因为对人类生存和精神成长的关注而“发现”了自己,并在时代的大系统中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坐标。

第二是生活。从最初的意义上说,生活是诗歌的唯一源泉。然而,尽管个人总是处于伟大的历史潮流中,但持续的生活是人类最直接和最基本的“环境”。山川美景和大自然的魅力,包括锅碗瓢盆,给诗人带来了新的灵感和影响,激发了新的想象和理想,促进了新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在李进的诗歌中,生活中的典型变化,如全球化、网络化、智能化,以及青山绿水、安居乐业,除了“我”之外,都与个人密切相关,是描写和表达的对象。《购物城纪事报》、《街上一景》、《西山一日》、《画家》等作品都有强烈的生活体温,散发出“泥土”的潮湿气息。李进是著名的地铁诗人,他的作品都是乘地铁上下班完成的。这种“在场”和“即兴”的写作有着鲜明的动感,可以说很好地反映了他自己“在地铁里感受世界的不安,观察地下的地面浮动”的价值追求。因此,诗歌与李进心中的生活紧密结合,成为一种日常生活或气质,从而使诗歌真正具有“根植”的精神品格。

第三是自然的。如果说中国诗歌与西方诗歌有什么共同点,那就是“自然主义传统”。李进在一篇文章中曾经说过,当代诗人心目中的自然与陶渊明的情感表达本质有些不同,即只将自然等同于“情感”写作,而更倾向于一种“意识形态”写作。自然不是诗人圣歌的目的和目的,但是通过它,一个人可以把自己的思想带到宇宙的层次,从而创造自己的时空世界:自然回到第三位,人排在第二位,生命、时间和命运成为主题和主题。他这样说了,并在实践中这样做了。李进是一个标准的自然诗人。他的大部分诗歌都是关于大自然的朗诵,最终在质疑生活中付诸实践。例如,著名的书《致母亲》:“烟是安静的,几棵树顶着微风,院子/光明和阴影是脆弱的,但它能使夕阳西下/世界如此古老/我怎么能悲伤呢?站在屋檐下,绿色/星星都湿了。它比河水还急。它更清楚一个人的黄昏里可以养多少只归来的鸟...米饭来了/蔬菜来了/白发来了/但是我宁愿躲在生活中,在母亲面前品尝饥饿。我拒绝和她讲和。”在这首诗中,自然和环境的东西与对母亲的爱结合在一起,自然地建立了个人和世界之间的“血缘关系”。基于此,生命、身心和自然在同质性上是统一的。

综上所述,李进“从古典到诗意,从日常到诗意”的模式是:一方面,他将现代诗歌与各种文学体裁相结合,创作戏剧、日记、书信、年表、回忆录等文体,拓展现代诗歌的叙事和抒情空间;另一方面,他将古典资源整合到新诗的内部元素和外部修辞中,借鉴经典和著名文章,如经典和历史子集、古典小说和散文。值得注意的是,李进创作中的“经典”和“日常”是一种矩阵,他真正表达的是时代、现在和它在他心中留下的深刻印记。特别是,作为一名词作者,李进拒绝使用晦涩的词语和抽象的形象。在创造意境、感动人心的同时,他习惯于锤炼“问题意识”,推出“人生问题”。

(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李进荣)

11选5投注 澳门永利 快乐十分购买 快乐生肖app 大发888娱乐